学校首页 投稿
东油要闻
当前位置: 新闻首页 >> 东油要闻 >> 正文

【我心中的东油】吕延防:我的大学

发布时间:2020-08-18

  编者按:为迎接我校建校60周年,讲述东油好故事,发出东油好声音,展示东油好风景,党委宣传部在学校网站和官方微信平台推出“60年,我心中的东油”专栏,广泛征集、发布广大师生、校友和学生关于母校的文章、音乐、视频、照片等优秀作品。 

  高中毕业回乡后已经做了4年农民的我,当接到大庆石油学院录取通知书时,竟然不知道这是一所大学还是中专。当中学老师告诉我大庆石油学院是大学,而且是一所全国重点大学时,激动的心情绝不亚于范进中举,一夜无眠。

 

  三月的安达,春寒料峭,我被老师们热情地接进了4号楼,住进了16人一间的宿舍里,同学们用南腔北调议论着对这所大学的第一感觉,城里来的同学对这所学校的印象不是太好,觉得学校的规模太小,全校只有4栋楼,我们住的4号楼是寝室与实验室共用,是全校的最高楼,才仅有6层。我们来自农村的同学感觉不错,跟我们的中学比强多了,尤其那块白底红字宋体版的“大庆石油学院”牌匾,她印证了我大学生的身份,让我感到无比自豪。
  大学的第一课是时任系主任的陈章明教授为我们做专业介绍,他从石油形成的基本原理讲到油气勘探的现状,从拨乱反正、百废待兴的国家需求讲到我们肩负的历史责任,语言中饱含厚望,声音里蕴含焦急。课后班级组织座谈会,对陈老师的报告进行了热烈地讨论,大家激情洋溢,侃侃而谈,共同认为我们是粉碎四人帮之后的第一批正规大学生,国家富强、民族振兴,我们重任在肩。夜深了,陈老师那期待的目光,同学们那激昂的表白,让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浮想联翩,辗转反侧,又一夜无眠。
  我们深知自己的基础薄弱,倍感学习机会的来之不易,大家都争分夺秒,惜时如金,那种学习气氛让我真正看到并体会到了什么叫如饥似渴。天刚亮,操场上就传来了朗朗的外语读书声;每个课间,老师们都得不到休息,同学们总有问不完的问题;自习室的灯光彻夜不息那是常态。一天就寝之前,有人提议推选勘探系最强熬夜人,大家公认的是女铁人毛靖勋,我同寝的韩殿杰不服气,发誓今天晚上就与老毛比个高下,于是,他卷了一大把旱烟卷,半夜11点准时向我们做了决别,大约是第二天凌晨4点左右,他悻悻然地败下阵来,上午的课堂上,只见老毛不见老韩。
  七七级的入学,极大地激发了老师们压抑已久的职业热情。授课老师们的那份责任心至今让人感动不已,每天课后的晚上一定要去自习室答疑解惑,每个周末总有老师到宿舍里与我们交流谈心,不仅传授专业知识,更多地是指导我们如何走好今后的人生之路。辅导员老师担心我们过于刻苦的学习而熬坏了身体,常常教育我们,一加一不一定等于二,于是,晚饭后去自习室撵我们出去锻炼便成了他们的日常工作。辅导员老师和我们年龄相仿,他们既是老师,也是朋友,更像是同学。一天,丛老师刚从雨中进楼便到了我们宿舍,不知因为什么事与吉邑争论起来,说着说着便看见丛老师爬上了吉邑的上铺,二人在床上支起了黄瓜架子,干净的床单上留下了杂乱的泥脚印,逗得全室人都捧腹大笑。
  那一届同学中特长生特别多,他们的形象到现在还历历在目。篮球场上,曹松潇洒的三分投篮,很少有人能拦得住;田径场上,毛靖勋的女子400米记录,至今没能有人超越;陈红的女生独唱,绝对是专业水平;张智深的小提琴、二胡独奏仍然悦耳,他的隶书书法,我敢说至今没人能比敌……
  2002年10月17日,我校在大庆时代广场举行大庆石油学院搬迁及2002级新生开学典礼,学校决定由我主抓此次活动。其中的一幕令我特别感动,当主持人宣布全体起立、奏唱国歌时,我的心突然跳到了嗓子眼,因为师生们面对主席台,可旗杆在主席台对面师生的身后,事先我们谁也没有想到应该把现场布置告诉师生和嘉宾们,如果师生们背对国旗唱国歌,那是何等难堪的政治事件?然而,几乎就在主持人话音刚落,全场两万多人“唰”地一声整齐地来了一个向后转,嘹亮的歌声在广场上空久久回荡。就在此时,让我突然明白了为什么这所大学能培养出那么多以傅成玉为代表的大型国企的企业家,以王玉普为代表的政府重要部门的领导者,以刘合为代表的行业知名高级学者。同时,也让我看到了大庆石油学院美好的未来。

  个人简介:吕延防,1957年生,博士生导师,二级教授,1982年1月毕业于大庆石油学院石油地质专业,1988年获硕士学位,1992年于地质大学(北京)获博士学位,1999年任大庆石油学院副院长。主要从事油气成藏研究,特色方向是油气保存条件研究,完成“八五”“十三五”国家重大专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973”“863”课题及3大油公司课题50余项,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1相、省部级科技进步一等奖5项、二等奖7项、省长特别奖2项,出版专著10部,发表文章200余篇。

 

推荐内容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