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首页 投稿
创意东油
当前位置: 新闻首页 >> 综合新闻 >> 创意东油 >> 正文

文学当是心外无物

发布时间:2014-06-25 发布人:许丽娜

电子科学学院 王硕
 

  文章是案头之山水,山水乃地上之文章。与文学相伴的时光,洗涤心灵,澄澈思想,聆听笔者灵魂深处的呐喊,滋养读者心灵深处的干涸。阳明先生云:“宇宙便是吾心,吾心便是宇宙。”不论其他,文学正当如此,心外无物,以笔写心。
  文学,是纯净的,纯净的像天山雪水;是澄澈的,澄澈的像九月天空;是纯粹的,纯粹的像无瑕水晶。文学,经不起污浊,一旦成为名利场的玩物,便一文不值。文学家当有赤诚之心,切不可追名逐利,如纳兰性德,不是人间富贵花;文学家当是率性而为,切不可随波逐流,如李白,光一般恣意流淌的真性情。唯有不为心外之物而作的文学,才是璨若明珠。太过功利,总会成为负累,方仲永不学而文,最终却淹没在贪欲里。古代科举考试的文章往往不如随笔来的优美,其中道理,不言而喻。
  莫言不为获奖而写作,同样如此,这是一种超脱,是一种胆量,也是一个文学家的必备素质;鲁迅先生横眉冷对千夫指,是一种胆量;季羡林默默走过十年浩劫,是一种胆量;沈从文构造内心的“湘西世界”,同样是一种胆量。他们的胆量,来自坚守,坚守自己的内心,来自摒弃,摒弃功名的羁绊。一个文学家,或者说每一个文人都应当有这种胆量,这叫做文人的骨气,它源于心外无物。韩寒,一个引发众多争议的人物,一个弃学从文的偏科生,不论其他,我敬佩他的胆量。他敢于放弃我们所不敢放弃的,敢于投入我们所不敢坚守的。我相信具有中国文学天赋和修养的学生不止千万,我也相信热爱文学的青年数不胜数,我还看到有那么多的职业作家耕耘文字,可是为什么,我们不再拥有一个老舍,一个巴金,一个鲁迅?
  钱学森问,我们为什么没有大科学家,我也疑惑,我们的大文学家为何少之又少,答案是唯一的,因为心外有物。蔡元培在北大就职演说曾强调,净化学风,消除校园的名利风气。今天依旧如此,文学青年们,热衷于政,投身于商,哪有心思埋头写作?即便选择文学工作,为了获奖而写作,怕也不成大器。所幸我们又有了一个莫言,莫言是心外无物的,不在乎,自然不惧怕;不惧怕,自然专心致志;专心致志,自然成大家。
  文学当是心外无物。相信莫言在惊喜而惶恐后,能沉静下来,回归自我。希望有更多的青年人能领悟其中的道理,投身文学,心外无物。读者也能饱览文章之山水,静观天边云卷云舒。 
 
 

推荐内容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