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首页 投稿
创意东油
当前位置: 新闻首页 >> 综合新闻 >> 创意东油 >> 正文

大爸爸

发布时间:2013-11-10 发布人:许丽娜

  经济管理学院 李易

 

  夜已沉静,室友们都在自己的梦中和家人相拥,我却只有屏幕里的《小爸爸》陪伴。拿起手机一看,已是午夜,再算算日子,现在我的爸爸应该在工作吧。爸爸是一名普通的煤矿工人,他没有于果那般精湛的演技,但他有最纯真的朴实;他没有于果那般帅气的脸庞,但他有最慈爱的笑容;他没有于果那般健美的身材,但他有最伟岸的身躯。
  感受着充足的暖气,接受着良好的教育,享受着无忧的生活,这一切都因为我有一个“大爸爸”。我知道,爸爸最好的朋友是一位“黑姑娘”。她不仅占据爸爸的时间和精力,还 “占据”他的身体。作为一名煤矿工人,爸爸每天8个小时陪伴着她,有时夜班也需要在 “一起过夜”,而她却总在伤害着爸爸。爸爸被她打断过鼻梁,烧伤过脸,擦破过耳朵,砸肿过脚。她总是那么的无情,每天化作煤尘潜入爸爸的肺中,想要折磨他一辈子。爸爸在十大危险行业之一的煤炭行业中为了千家万户的暖气,在耗损着自己的身体;为了让我接受良好的教育,在与“黑姑娘”抗衡;为了让我无忧地生活,在冒着生命危险工作。多么伟大的人呀,天天面对冷漠的煤灰,天天提心吊胆地面对死神的追逐。
  记得有一次放学回家,院子里的小板凳上坐着一个头戴安全帽,身穿棉衣、棉裤,脚着大靴子的人,他正低着头吃着方便面,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在30多摄氏度的夏天格外显眼。他艰难地抬起头失落地看了我一眼,我只记得除了红唇白牙外,其他部位都是黑的,就像一位失魂落魄的非洲朋友。后来我才知道,那天中午煤矿出了大事故,爸爸的一名矿友不幸遇难,死里逃生的他没有换衣服、没有洗澡就回来了。为了这个家,为了妈妈和我,一个人在外拼搏,用他那坚实的臂膀撑起了这个家。
  小时候在农村,我和爸爸每年只能相见两次,跟现在上大学情况一样,不同的是一次见面是秋天忙收的时候,一次是过年。其实那是一种矛盾的心情,对于这位我“又爱又恨”的爸爸,见面既让我欣喜若狂又令我悲伤欲绝。每到一年父归时,前村戏台上,总会有十几个小伙伴在那里等待着爸爸们回来。一双双透彻的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村口,一旦有风吹草动,就摇头晃脑地像马一样飞奔出去,争前恐后地抢着“分担”各自爸爸手里的小包袱。然后扔下那群没有反应过来的男人们,像贼一样飞速地跑回家。其实我们并不是怕他们累才要给他们提包,而是根据几年来的经验,这个小提包就是我们的“小宝藏”。里面可能会有各式各样好看的橡皮和作业本,运气好的话还会有爸爸们在路上吃剩的面包。这就是我们欣喜若狂的理由,这也是那时我爱他的理由。
  可我的爸爸和别的爸爸有所不同,在给我包时他总是提些要求,用他那满脸的胡茬扎我稚嫩的脸蛋,用他那长满老茧的大手把我举过头顶,用他那偶尔带口气的嘴亲我的额头,每次都弄得我哭笑不得。不过我的幸福只有半天,因为当晚妈妈总会把我半年来的种种罪行“投诉”给他,第二天早晨,我总是被爸爸打在屁股上的巴掌而疼醒。有一次格外的疼,吓得我立马没有了睡意,扭头一看,他眉头紧皱着像火焰山,烟囱大的鼻孔喘着粗气,瞪着牛铃大的眼睛问我:“你哪只手抽烟了?”我心中咯噔一下,十万只小鹿在我心中乱撞,一种不祥的预感冲向头顶。这下麻烦大了,我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事,居然让人发现了,真是幼稚。我举起右手,不敢看他,爸爸居然让妈妈去拿菜刀,这时我的心跳得如万马奔腾一般,我偷偷地瞄了他一眼,被他那死神般的脸吓了回来。我心中嘀咕:“这是要干嘛?给我修指甲吗?不能够呀,刀也太大了点吧。”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他居然要剁我的手指头。最后,在我杀猪般的嚎叫加之妈妈的求情下,这件事以“记账”的方式不了了之。每次这样的悲痛欲绝都会让我发誓“恨他一辈子”。
  慢慢长大,我才明白,其实那份父爱重于泰山。环境塑造人的性格,而一位严厉的爸爸,总会让我得到更多的人生宝藏。现在又到了一年秋收时,没有了破旧的戏台,也没有了期待的眼神,更没有了那份“又爱又恨”的感觉 。没有了比工作更重的农活,也没有了那讨厌的胡茬,更没有了那份“一人扛一家”的父爱。
  电脑屏幕依然闪动着,于果在冲着我笑 。我仿佛也看到了我的爸爸在矿井下弯曲的身影,一个高大的男人,安全帽、棉衣、棉裤、大靴子。他扭过头来冲我一笑,满脸的煤灰只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透过双眸,我看到了他的疲惫,看到了他的欣慰。父亲低头继续干活,突然间一块大石头翻滚下来,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爸小心!让我来保护你”。回过神来,我才发现自己早已泪流满面,原来此刻不仅我的思绪飞向了他,连我的灵魂也飞向了他。
  自从上了大学,我一直称呼他为“领导”,很久没叫那声响亮的“爸”,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叫不出那个字,难道我还在为了儿时的小事恨他?恨他曾经在我屁股上留下的手印?恨他曾经对我的严厉?不,不可能,那不是疼,也不是严厉,那是荣幸,那是爱。
  走到窗前,月亮快要睡着了。“月亮,月亮,拜托你帮我照顾好我爸爸,替我告诉他,等我过年回去时,也给他提一个小包,也要用胡茬扎扎他的脸,然后叫他一声藏在心里多年的‘大爸爸’。”
 

推荐内容返回